归途中的插曲孤独的俄罗斯散文

归途中的插曲孤独的俄罗斯散文

^劳资终有一天会炸学校* 发表于:2019-01-31 点击:861

火车缓缓地由涅留恩格里车站开出,渐渐加快了速度,向赤塔方向驶去。卧铺车厢里人很少,我还是独自在一个包厢里。大概前方是中途的车站,火车开始减速,这时,一个俄国老头拉开包厢门,冲着我嚷了一阵,他是这个车厢的列车员,让我从下铺搬到上铺。其实包厢没有其他人,是不用对号的,他显然是在欺负中国人,也许给点钱就没问题了,我懒得搭理他,掀开卧铺盖,把自己的东西放到了上铺专用的物品箱,坐到一张下铺上。


傍晚,火车到了一个小站,稀稀拉拉地上来了一些旅客,一个五十多岁的俄罗斯男人进了包厢,他瞥了我一眼,没有作声。 列车又开始缓缓启动,俄罗斯男人安顿好了自己的物品后,从提包里拔出一瓶白酒,还有一只用白水煮熟的鸡;坐到我对面的铺上,他打开酒瓶盖,对着瓶嘴,一仰脖喝了一大口白酒,然后掰下一块鸡肉,沾点盐面,送到了自己的嘴里。就这样吹瓶自饮,喝了大半瓶白酒,酒足饭饱后,躺到了卧铺上呼呼地大睡过去。


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,回家的路程也一步步地缩短,我不再像刚拿到火车票时那样兴奋,心情慢慢地平静下来,困意让我的眼皮有些抬不起来了,便爬到了上铺,和衣钻到被窝里躺了下了。想起一个多月孤独的俄罗斯之行,感慨万分,这种只身在异国的孤独感,实在是可怕,下次打死也不会自己来了,怎么也要带一个翻译,也有个说话的人啊!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地进入了梦乡。

  俄罗斯    归途    插曲  
猜你喜欢
推荐图文